用户名

      密码

怀孕不是我一个人的战斗

  最近才意识到,怀孕生孩子就像打一场10个月的仗,而且只可能过早失败,不可能提前取胜。想要完胜,两个字:坚持——熬过260天。

  这场战役的对手是十月怀胎过程中的各种风险和不适。而我这个DDP虽然是主帅,却做不了决策干不了活儿,按照目前的态势,还得继续在中军帐里躺着。宝宝是王,主帅的职责说白了就是保王,当好王的宫殿和营养供给员。不过,其实还有诸多兵兵将将围绕在主帅边上,让你知道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  副帅兼军师老公:
  一怀孕,升级为DDP的我就把公司大业全权委托给老公同志,反正他本来也是咱家里家外的领导。而且小盆有出来后DDP总要离开公司的,到时候青黄不接可不行,咱得为公司上下老小早做打算。

  老公同志很努力,一个人打两份工。但是为了不让DDP感到孤单,依然保证每天按时下班,只是把工作带回家里干而已。他晓得有他在边上,DDP就会比较安心,至少不会得忧郁症。本来妊娠反应的时候还偶尔把DDP运到各个美食点去开开胃什么的,后来卧床保胎了,哪儿也去不了了,他倒也宅得住,天天公司和家,老老实实的陪着我。

  我们的副帅同志很有大将风度。他从来不像其他准爸爸那样宝宝长宝宝短的对未来继承人嘘寒问暖——没事摸个肚子唱个胎教歌什么的,也不会对DDP故作关心状的百般呵护。这几个月来他依然跟平常一样,怀着平常心,几次有惊无险时他也不急不躁,永远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。

  他说他的任务就是有求必应,以及把DDP哄开心,保证DDP的情绪稳定。以前每天早上醒来他总是猫在被窝里,把我赶下床去吆喝我去觅食;现在我半夜饿醒,他会睡眼朦胧的说“你躺着,我去给你热牛奶”。以前让他帮我搬个东西,我得软硬兼施、耍无赖撒娇加厉声呵斥半天,现在只要说声“我要穿袜子”,他就乖乖把袜子拿来乖乖给我套到脚丫上。

  他每天陪我玩的时间不多,下班回来也要抱着电脑干活儿。不过现在每天晚上和早晨醒来,我们都要互相取笑玩闹一番,大多是使尽解数争取把肚皮里的小宝宝纳入自己这方的统一战线,将来家庭民主投票时可以占点优势。对于几乎和外界隔绝了联系并极度缺乏社交的DDP来说,每天这一小会儿的玩笑逗乐儿是多么的重要和幸福啊。

  在这场战役里,我们的副帅军师同志出的主意不多,对此我也颇有微词。但他说,你整天研究的已经够多了,我充分相信你在这事情上的判断和决策,你负责保证小宝宝安全、开心,我负责保证让你安全、开心就行了,不可能啥都管嘛。呵呵,听起来还蛮有道理的。

  粮草都督老妈:
  行军打仗,粮草先行。可见后勤补给粮草炊事什么的有多重要。开战后两礼拜,我就软磨硬缠的把老妈招入帐下,担任粮草都督一职,负责DDP主帅和副帅同志的一日三餐和各种后勤供给。

  一开始胃口好的时候还是给啥吃啥,没几天就不对了,想吃的东西越来越少,不吐就不错了。于是实行点餐制,我点啥老妈做啥。再没几天点餐制也不行了,一想起吃饭这事儿我就发慌,想起每一个菜我都要吐,干脆全推给老妈了。

  她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,去楼下公园晃一圈,然后去稍远的菜场买当天的菜。7点多回来给我们准备早饭。自从老妈来了以后我一周都能吃不同的早饭,算是跟KFC的早点和面包拜拜了。然后老公和老妈一起去上班,老妈一般中午左右回来给我弄点面食什么的。那个阶段我只有吃面食还舒服点儿,看到米饭就想哭。晚饭老妈既要保证我和小宝宝的营养,又要保证在外征战的姑爷吃饱吃好,所以就每天挖空心思换花样的做,一做就是好几个菜,几乎午睡后就一直在厨房忙个不停。

  从医院回来后,我的胃口逐渐好起来了。有一天发现自己居然又想吃肉了,把我乐得呀。这样老妈做饭也稍微容易些了,目前进入半点餐半自由状态中。那日突然想吃咸鸡,老妈还特地跑到老远的家乐福去买了回来。感动。

  DDP除了一日三餐外,还要吃各种水果、小食、点心。由于保胎行动不便,白天基本是呆在沙发的贵妃靠上渡过的。老妈就在上班前把水果洗好装好,放在我躺着也能够得着的地方,内容是两根黄瓜、一碗樱桃番茄、一碗绿葡萄,外加一个吐皮儿的小盒子,一块擦手的湿抹布。这些够我上午消耗的了。下午午睡醒来,老妈多会准备好绿豆汤、或者南瓜汤、或者红薯汤,没有的话就喝碗牛奶泡高纤维麦片充饥,外加3个核桃。晚饭后的水果通常是桃子、橙子或猕猴桃,夜宵是新鲜面包。所有的一切,粮草都督老妈同志都安排得井井有条。要说辛苦,这粮草官,我看是最辛苦的。

  这四个月,老妈和副帅同志让我充分认识到了什么叫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。以前一直觉得孕妇都很好吃懒做,现在偶也好吃懒做一回;以前一直觉得孕妇都又胖又丑,现在偶也又胖又丑一回吧。一切都为了保王大计嘛。

  小兵老爸:
  自从老妈被我掳到我帐下担任粮草官,老爸就只好独自担当起照顾自己和他妈——我的奶奶、也是我们家宝宝的太奶奶的工作了。

  老爸上的是夜班,白天可以在家伺候我80多岁的奶奶一日三餐。本来都是我妈伺候他们的,现在估计我奶奶只好跟着他儿子天天吃面了。管不了这么多了,肚子里的儿啊,你看为了你,我们是全家总动员啊,连太奶奶都搭进来了,你可一定要好好长啊,足月出来后再报答大家吧。

  由于离得远,老爸只能充当小兵的角色。但这个小兵很会买东西,经常隔三差五就拎了他在菜场里淘到的上好鸡鸭鱼肉跑到我这里来,今天弄块牛肉,明天弄只鸽子什么的。然后因为主帅行动不便,跑腿的事情就都让小兵干了,去医院开个药,街道建个卡什么的,统统归老爸管。

  哎,都60多岁的老头儿了,真不容易。也难怪,老爸好像是我们家最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宝宝的成员,我住院时看到别的病房的宝宝,老爸都乐得眉开眼笑,恨不得抱过来亲两口。目前家里唯一的自购的宝宝衣服也是老爸在逛街时买的。我们家的其他人,表面都显得非常非常淡定。不过每个人都在默默出着自己的一份力,就连一向对我冷漠严厉的老奶奶,居然也在我生日那天提了红宝石的生日蛋糕来医院慰问。要知道我在她膝下长大,20年间她从来没给我过过生日,今朝算是头一回,是我,而不是她的其他几个孙子拿到奶奶送的东西。哎,这大概就叫母凭子贵吧。

  援军朋友:
  援军不用多,关键时刻,一两支足够。

  现代社会中忙碌的职场女们,交际多、应酬多、以为自己朋友多。可一旦停下来,离开岗位,离开圈子,往往会发现那些其实都不是朋友,只是相识的人而已。繁华散尽还留在身边的,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,也就那么几个。

  住院卧床那段时间,是最最孤独无助的日子。最好的朋友恰巧在那个月里去国外出差。但即便这样,她都隔天必打个国际长途来跟我聊天。要知道在无人陪伴、只能平躺、没得网上、没得电视看、没得书读的病床上,有个人能通过电话跟你聊聊天,说说外面的世界,那是多大的安慰。

  那些日子里还有几个朋友来看我,都是一听说我住院了,隔天就拎着水果跑来了。陪着嘻嘻哈哈一聊就是半天,真是感激涕零啊,要不然我还真得患个忧郁症什么的。

  其实这几个朋友平时联络都不多,大家都忙着各自的事业,一年里也就好不容易凑上几次吃饭的时间。倒是有个平时往来颇多的女朋友,没事常真真假假的说要来我公司工作,这次接了我短信,就回了一条“那你好好休息啊”,便再无声息了。

  总之啦,对于年龄大于32岁的DDP来说,怀孕是个大工程,大战役,一个人扛会非常艰辛,所以要尽可能的寻求同盟和支持。要知道,在你想吃肉丸子又不能自己下厨的时候,有小阿姨立马送来一盒热腾腾香喷喷的红烧狮子头;在你无法起床洗漱的时候,有表妹帮你从网上搜罗来最好的免水洗面奶和洗发剂;在你寂寞无聊的时候有朋友给你讲笑话开玩笑,你就会觉得,虽然艰辛,但当个DDP,还是无比幸福的。

不错啊! 一个字牛啊!










nanzhuang-buy.org冰洁羽绒服

TOP

其实我是水蒸气





















怎样挑选防辐射服

TOP

头大~~~~~``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长青春痘不能吃什么

TOP

深有同感啊

TOP

现在明白了,以前一直是错误的想法啊

TOP

这当然是你和你老公的事啊

TOP

当然啦,是你和老公的事,哈哈

TOP

这样的家庭很幸福啊

TOP